关注产品设计,网络营销,网站运营,关注互联网创业。

快乐痛苦的边缘

心事是用来一个人品尝的,朋友问什么时候走?到SH了吗?带LP走吗?...
我都无心作答,伪心地编个谎言,然后发个大笑的夸张表情。我愿意听到的,我愿意看到的,我希望发生的,大部分没有发生。我最意想不到的,真真实实地发生了,真实地打击在我的心上,让我沉没,他们那样心安理得。

他们说,说自己痛苦的人是懦弱的,我承认,我是软弱的,人总有软的一面,我无时不在将自己的忧伤放大,让自己泪流满面,让自己感动,让自己心碎到死,悲恸地希望就此结束了所有。

我总在尽一切努力证明什么,我在证明什么呢?

曾经我劝她不要这么黑色地眷恋那无情的马路,如今我自己沉醉在快乐与痛苦的快感当中。

平山的女人不是也走了吗?平山说,就算我不搬走,你还是要搬走的,最后还是要分手。文佳说,一个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,我等不起你慢慢好起来。文佳跟沃特走了。两年后的文佳说会永远爱平山,你相信吗?我相信那一时是真的,但爱情与生活远不是一回事,于女人来说。

自始自终,平山的性格就是偏执的,生气的,不可挽回的,纵容的,沉默的,无聊的,痛苦的,负气的,骄傲的,平静的,捉弄人的,不恭的。两年后的平山说,文佳,你和我结婚吧。能改变吗?事实上没有,文佳摸着平山的头发,平山乖得孩子一样躺在那里,是绝望?文佳嫁给了沃特。

文佳是那样的女人,欲望从来就没有平息过,已结婚的文佳还是看上了丹,只有平山这样的“好人”才最后还扶起文佳,送她回家。

夜晚的女人,夜晚的文佳,欲望的女人,脆弱的女人,脆弱的爱情。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是爱情脆弱还是女人脆弱?!

啊,那是“温柔的慈悲”,让我沉醉在快乐痛苦的边缘……

等待夏天,夏天什么时候到来?

分享该文章:

相关文章: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web.py